中国军警在线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基层调研 > 正文

打赢"补短板"攻坚战 上海嘉定江桥"五违"整治样本调查

2016-07-28 01:02:3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新华社上海7月27日电(记者 叶锋)昔日尘土飞扬的江畔搅拌站转型为创意设计企业,一度指责拆违村官为“败家子”的村民们竖起了大母猪,担心因拆违而“失血”的村集体经济收获了可以合法经营的优质物业……记者近日在上海嘉定江桥镇采访发现,作为市、区两级部署的重点区域,当地的环境综合整治正持续攻坚,吴淞江北岸“五违”整治任务完成在望。

  当前发展中,许多瓶颈难题亟待突破,遭遇的困难挑战越来越多。江桥在这场攻坚战中展现的思想认识、干部状态和工作方法,可说是上海当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的一个缩影。



江桥镇吴淞江北岸整治拆违进行中 。张海峰/摄

  “拉长板”更要“补短板”

  江桥位于嘉定区南部,是沪宁发展带上的重要节点,也是虹桥商务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优越的区位,让江桥经济发展游刃有余。但眼下江桥最让人瞩目的,是一场面向违法用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违法排污和违法居住这“五违”的整治攻坚战。

  攻坚战的主战场是镇域范围内吴淞江北岸沿线整治区域,面积约1.28平方公里,共涉及3个村、2个社区。多年来,乡镇企业、民营经济快速发展,促进了区域经济的繁荣,但也让生态环境付出了明显代价。这里一度违章建筑连片、无证经营遍布、消防隐患突出,江畔的黄金地段甚至被一个个扬尘四起的堆石场、搅拌站占据。

  江桥的排摸显示,这片区域内曾共有违法建筑22万平方米,违法用地341.48亩,违法居住人员1460人,违法经营户306户,违法排污企业12家。

江桥镇吴淞江北岸整治拆违进行中。张海峰/摄

  环境脏乱差,让当地居民叫苦连天,也切实影响了区域经济的发展后劲。一些企业客商考察发现,这里地段好,政府服务也不错,但就是“乱哄哄”的。一些企业负责人担心招不到人、留不住人。有的投资者还直言:企业看重的不是是否有政策优惠,而是环境是否宜居宜业。

  “现在经济数据好看,不等于老百姓满意。过去可以搞,不等于现在还能搞。‘金窝’才能真正引来‘金凤凰’。如果生态环境这块短板补不好,其他的各项长板也拉不长。”江桥镇党委书记袁航说。

  袁航深谙利害,在2014年到江桥上任后,便向违章建筑“开刀”。2014—2015年两年,全镇已累计拆违54万平方米。今年,吴淞江北岸区域更被全市列为“五违”整治的17个重点地块之一,区、镇工作乘势而上。

  在市、区两级支援下,江桥的这场攻坚战势如破竹。截至目前,区域内违法用地、违法经营、违法排污的整治已全部完成,违法建筑拆除率也已接近100%。记者在现场看到,往日违法占地建起的仓库、工棚、店面、搅拌站等都已消失,推土机正在完成最后的土地平整作业,不远处缓缓流淌的吴淞江也终于露出“真容”。

  “敢担当”才能“啃骨头”

  违法建筑,是一些人多年来的钱袋子;违法用地、排污,也肥了不少企业主的腰包。向“五违”开刀,触动的是现实利益,考验的是干部担当。

  一开始向乡亲们告知要拆违时,江桥镇华庄村党总支书记朱静辉这个本地的大学生村官,曾被一些村民指责为“败家子”。一些企业的违法建筑将拆违拆,就不乏有人打招呼、说人情。还有人向镇干部表达不解:“这些问题又不是在你们手里造成的,放着好好的太平官不做,干嘛去碰这个硬钉子?”

  部署全区“五违”整治时,嘉定区委书记马春雷要求“不能让历史问题在我们手里继续成为历史问题,不能让现实问题变成以后的历史问题”。这一认识,在江桥全镇上下已成为共识。

  只要想做事,就总能有办法。镇级层面,江桥成立指挥部,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牵头,下设6个工作组,排定5个工作阶段;村级层面,明确村支书为第一责任人,干部明确分工;机关层面,40名镇级机关干部兵分三路,进村入企督进度。在整治过程中,将“五违”整治与干部评优、选拔挂钩;紧紧协同职能部门,强化约谈、执法,半年间,全镇对52家企业负责人进行集中约谈,对部分违法的“钉子户”,加快法律诉讼。

  该镇金园四路北侧的一家物流企业,违法建筑面积13200平方米,分租给了16个小业主。当事人对拆违多年抵触。2014年以来,江桥成立专项工作组,召开业主大会3次,约谈业主代表协商不下20次,同时协调安全办、综治办、工商等部门,形成合力共同出手,终于拔掉这个“钉子”。

  江桥镇镇长汪洁介绍,“年内完成吴淞江北岸区域整治”的任务已完成在望,而整个“十三五期”间,江桥全镇范围内的“五违”问题也将基本得到整治。

江桥镇吴淞江北整治拆违后。张海峰/摄

  破立并举落实“获得感”

  对“五违”整治,村民们最初不乏疑虑:是真拆,还是假拆?拆了以后,村集体和村民利益如何保障?江桥镇党委副书记陈政江多次跟村民承诺:“我们不搞‘拍脑袋’、‘一阵风’。”

  破立并举,更多靠长效机制。比如,关于利益调整,就探索村集体拆违后的增收机制。朱静辉回复华庄村里指责他的村民:“我就是本村的,败家的事我不会做。拆违之后,镇里村里会用其他方式增加村里收入。”

  忍住“一时之痛”,村集体经济将重现生机。目前,江桥通过增减挂钩等手段,将优质地段部分新建经营性物业以成本价出售给各个村集体,目前已有包括华庄在内的六个村庄受益。“造血”建起来,村民对镇村干部竖起大拇指。

  其次,关于后续发展,新生的区域环境正呼之欲出。目前吴淞江北岸城市景观初步设计已完成,包括三个区域:以发展生态绿地为主导的生态门户区域,以改造城市空间为核心的文化创意产业区域,以提供体育运动、休闲健身和科普教育等功能为主的交通公园区域。此外,沿岸将设5公里滨江慢行道。

  此外,市场机制也不会让力行环境整治的地区吃亏。地处江桥北虹桥商务区的“桥头堡”位置的沙河村,两年来已经淘汰落后产能企业20余家。原先砂石场、搅拌站的地块,已华丽转身为服饰创意设计的知名企业。村支书黄冬良说:“我们村从发展工业到打造现代服务业,正在经历一场蜕变,这次拆违进一步加快了转型步伐。”


相关热词搜索:江桥 嘉定 攻坚战

上一篇:上海崇明区委一次全会召开 马乐声提出三个判断
下一篇: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殷一璀带队赴浦东新区开展“六五”普法

分享到: 更多 收藏

Copyright(c) 2016 中国军警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75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