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警在线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警民文化 > 正文

今夏无语

2019-08-09 18:14:59   来源:李宝    评论:0 点击:



昨日“七夕”,小城稀稀拉拉下了一整天的“情人雨”,却少了“情人”的味道和情调。到了晚间十时许,这雨却大了起来,小城处处默默承受雨水肆意的冲刷。


这雨一直持续到“立秋”的钟声敲响,没有了往年同期的悠扬、清凉,却让“痴情”的人们增添了许多惆怅、惶惶。


立秋当日,天色灰蒙,云儿低沉,雨还在那里毫无顾忌地淅淅沥沥的下着。


时令开始了暑去凉来,我的心情却真的“凉快”起来,可似乎不属于我的那颗尚存温度的“心”仍散落在今夏特别的“枯”暑上。


对于今夏,我真想说点什么,又不知怎么说,思绪乱的很。即使说出来,又怕招惹知情者尤其“大夫们”的反感,更怕伤了“与我心有戚戚焉”者之同感;或许远方的朋友又嘲笑我在杜撰什么天方夜谭。


的确,今夏真的好无语。


我要说,知命的我还是第一次“沐浴”这个特殊的夏天,北国小城的夏天,风景无限的夏天。


春节期间预示着今夏一定不平凡。


立春后,罕见持续多天的“高温”,将囤聚在房顶、楼顶上的积雪融化的近乎荡漾无存,这期间,还偶尔夹杂着“冬雨”的光临,白天行进在节日里大多数人们的穿着,尤其是靓男倩女一下子穿越了夏季,秋色满街,五颜六色的。


可那时候的北方仍处在极度严寒之中,白天的小城却荡起了“秋千”,与早晚零下一二十度的寒冷气温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好景不长,城里人把过早收藏好的冬衣又悄悄地“唤醒”,收敛了拾遗的“喜悦”。


农民们深知季节不饶人,顶撞“三月雪”“四月雪”的“淫威”,追撵着春播的脚步。


南飞来的布谷鸟,缩着脑袋,漫不经心地低飞着,那一阵难寻一阵的低沉的“播谷、播谷”的叫唤声,为的是一年那一抹金色的召唤。


当街区、公路边的绿色渐渐浓重起来,庄稼人的园子里、田野间也“涂鸦”了泛绿。水是“万物生长之源”“绿洲的鼻祖”,可急盼如期而至的春雨却和庄稼人玩起了猫腻。


庄稼地里干渴的“冒烟”,几度“地皮湿”的吝啬,“雾霾”却笼罩在庄稼人和庄稼的脸,灰突突的。那些曾花费“天价”的人工水井,在田间地头处“无动于衷”,毫无羞涩地干歇着,竟然也恬不知耻地想“喝点什么”。靠天吃饭的北方农民早已把它鄙弃,心急火燎渴盼一场难得的“夏雨”“及时雨”“救命雨”。泛黄的嫩叶也在呻吟。


庄稼人的虔诚和嫩叶的哀怜,感动了“雨神”。人神灵犀。


立夏的那天早上,“雨神”果真惠顾小城大地。起初是小到中雨,时缓时急,尽情地妩媚,亲吻着楼宇、街巷和田野,人们欢呼着、雀跃着;庄稼人更是喜不胜收,园子里的庄稼和田间的豆苗狠命地吮吸着“神水”。


第一场夏雨就给“久旱逢甘露”的庄稼人和大地带来了美美的希望,人们憧憬着、陶醉着。第二天,气温却陡然下降,大有晚秋之感,冻的田地里的豆苗瑟瑟的,低洼处的积水面上竟然覆盖着一层半封闭的薄冰。


仅仅在两天的时间里,久居小城的人们一下子经过三个季节的转换。绝对绝了,今夏似乎有个不好的征兆。


一周后,天气转暖,渐渐有了夏天的味道,人们的脸上又堆起了笑容。


一天午后的天空,突然乌云压境,暴雨倾泄,瞬间,小城的低洼地段如河似海,车辆在浸满雨水的街道上艰难行进,有的车辆干脆停在道边开启前后双侧急闪灯;地下排水功能不畅的地段翻江倒海,从马葫芦内溢出的各样的异味随风入鼻,令人作呕。两小时后,小城险情凸显,河水暴涨、通乡路被淹阻断、桥梁冲毁、田间地头的小河小渠沟满壕平、个别农房岌岌可危……一时间报警救助电话此起彼伏。


雨停后,庄稼人心急如焚冲向田野巡查灾情,一个个却“傻眼”了:地势相对高一些的豆苗被暴雨冲刷的东倒西歪,裸露着根系,弱不禁风;低洼处的豆苗没有了踪影,水汪汪的一片片;种晚些的豆子被冲出土壤层面,浸泡的白花花的挺着带有嫩芽的大肚子,庄稼人的泪水止不住了。像这样的场景似乎在几十年前拍摄的老式的反映过去北方农村生活的影片中呈现过,现在的人几乎没有谁真正经历过,却被今夏“复制”了。


原以为,这只不过是一场自然灾难,随着渐进夏季,会有根本性的好转。


可“天公”不知怎么了,直到立秋时节,小城夏季的阳光普照的日子连续不超过三天,仅在八月初就闷热那么短短的几天,其他的时间都被雨天占据。“抗洪救灾”成了今夏第一要务,已记不清多少次了。


今夏,真是“苦”了外来的游客,钱花了,风景就在眼前,可望不可即,也大都只能在雨中眺望梦寐以求的风景,扫兴而归。


有人说“夏天是女人的季节”,可今夏生活在小城里的女人们,几乎和男人们的着装近乎没有什么太大太多的区别,在小城出行或工作的绝大多数的时间里,也只能下身穿着长裤,上身穿着T恤在穿梭、在忙碌,那五颜六色的时尚裙子、摩登旗袍也就“昙花一现”,更多的也就只能在自家室内显摆。


最苦的庄稼人,田野里的豆子、麦子、苞米、土豆,几度青黄,几度挣扎,有个区域还在7月中旬遭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冰雹侵袭,有的地块减产、绝产已成定局,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园子里的庄稼长势也相当“颓废”,水灵灵的果蔬在早晚市场上少的可怜,辣椒、豆角、茄子、黄瓜大都长的弯弯曲曲,变成了扑克牌中的“JQK”,角瓜“变异”了,长成了“大头娃”,西红柿也“佝偻”身体,满目苍伤,但它们的价格却明显比往年同期高出许多。城里人日常购买是自然的,但讲价却相当的困难。


一天,我在早上听到一位农村老妇人在与一个购买男士吵吵嚷嚷:讲价?讲什么价?园子里的苗子都快死光了,今年雨水大,(果蔬)能长成这样就不错了,在往年丰收的时候,这些破玩意儿不要钱,随便拿去,好的(果蔬)都收不过来呢……


我非真的有心之人,可老妇人的话促使我专程到城郊附近的几户农家园子里侦查,那“惨淡”的景象比老妇人说得还严重,往年那种“青青菜园”的景象早已隐遁,有的近乎消失殆尽。今夏的果蔬的的确确比鱼肉蛋“贵”呀。


今夏特殊的多雨天气,对农作物的伤害程度是相当严重的,但对出行的人们的考验也是空前的,除去“徜徉”那么几天闷热外,大都“凉兮兮”的,蚊子、苍蝇也较往年同期多了起来,烦人起来;早晚温差加大,说句实话,早晚穿上线衣线裤、毛衣毛裤都不会觉得热,大有深秋或初冬的味道;前几天在早市上卖果蔬的庄稼人,竟然大都穿上了棉衣、羽绒服“御寒”,显得“尴尬”的很、无奈的很。


今夏小城的天气在短短的白天内浓缩了北方四季的“风韵”,奇特,奇特,真是奇特。


今夏多雨,今夏无语。


今天是立秋日,灰暗的天依旧恋着夏雨,从早到晚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此刻已是晚上十点半时间了,雨仍在下着。据最新天气预报报告,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小城还有中到大雨,局部地区有暴风雨……


雨,雨,雨,成了小城今夏谈论最多的话题。


别了今夏,不知到了今秋(金秋)还有什么可说的,还能说点什么。


                                                                                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     


作者:李宝,笔名:子玉、沐雨,籍贯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现任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信访办主任、治安大队教导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五大连池市文联作家协会副主席,五大连池市政协委员,从事业余文学创作30年,其作品散见国内报刊网站及各类文学平台,小说专著《黄土情黑土味》。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人民信访之歌(外一首)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更多 收藏

Copyright(c) 2016 中国军警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75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