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警在线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军警文摘 > 正文

祖父詹德迎和他的“红军茶”

2017-05-20 00:06:4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古语云:“‘龙脉’者,山脉也。因山逶迤起伏如龙形,故称。”廖瑀《泄天机寻龙入式歌》:“爰从重浊凝于于地,便有高低势。势来起伏是行,前贤呼作‘龙’。”蔡元定《发微论》:“夫山以静为常,是唯无动,动则成龙矣。成龙之山,必踊跃翔舞,若其偃硬勒,则不融结者也。”

  俯瞰中华大地,群"龙"盘踞,经几千年的战火销烟,历经沧桑,其绝大多数的龙脉已被古人无意或有意毁灭。至近代,唯独粤闽赣三角的山脉尚未开发,保持着原始生态的风光,飞禽走兽乐享其中;高山流水,云雾弥漫,鸾翔凤集,此等佳境何处寻觅?大中华之风水宝地早已非粤闽赣苏区莫属!而千百年来,我们中原迁徙过来的客家人,也一直默默地守护着这块"龙脉"!


祖父詹德迎和他的“红军茶”

詹德迎等红军穿过的草鞋

  我爷爷詹德迎自1927年参加工农红军,他和詹德祥(生于1912年,饶洋镇石楼村人)、林峰(生卒不详,饶洋镇石头林村人)、张西凤(生卒不详,上饶镇坝上村人)、卢斌(生卒不详,上饶镇枫树下村人)、刘君(生卒不详,新丰镇九村人)等人从西岩山岩头岽岩背茶厂取得俏乌龙茶叶之后,每个人身上都担着满满茶叶的竹箩,沿着山路途经茂芝、上善等广东饶平地界,又经过福建平和、永定等地,再到福建龙岩,之后一直都是在福建上杭、长汀、江西瑞金等地周转,他们一路走一路卖茶,天黑就找地方借宿,打着茶商的幌子,给中央红军传递苏区各地区的情报并送俏乌龙茶叶。茶叶到达军队后,再由军队的干部将一包包用牛皮纸装好的俏乌龙茶叶分发给每个战士,战士们如获珍宝,我们讲究点的同志会把茶叶投进开水杯浸着喝上一整天,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们的同志直接投进军壶里摇晃几下喝,时间赶的时候,有些同志拿一两片塞进嘴里含着,正好起到恢复体力和提神打劲的作用。在一小部分失败的战役中,敌军在打扫战场时,发现很多牺牲的红军战士口中都含着一两片茶叶,让那时喜欢用抽鸦片烟来提神的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反动派对该茶叶的神奇感叹不已,还特意找了敌军专家和汉奸专家对这些茶叶进行相关研究,想知道这茶叶是不是含有其它特殊营养成分。

  1934年10月,粤闽赣苏区的中央红军被迫长征,党中央只留下了以陈毅、项英等人领导的红二十四师及地方部队共1.6万人进行游击战争。在严重内忧外患和我军势力极其薄弱的形势下,我爷爷他们的特工工作必须做到更加隐蔽,为了配合我军的游击战争,这支红军茶队伍在我爷爷的领导下陆续增加了一些成员,包括:詹缽(1919年—1979年,饶洋镇磐石楼人)、邱律(生于1920年,饶洋镇下新楼人)、沈羡(1923年—2008年,新丰镇新光沈屋村人)、詹安(1918年—2004年,饶洋镇东山林村人),杨红旗(生卒不详,上饶镇康贝村人)、刘声(生卒不详,新丰镇扬坑村人)等。当时在粤闽赣苏区除了国民党正规军,还有驻扎了零零散散的国民党伪军团营;俗话说:天下乌鸦一般黑。绝大多数的伪军都爱抽鸦片烟,无论白天黑夜精神都处于萎靡状态。伪军们见到这群茶商也是倍感兴奋,因为茶能解渴提神。当然我爷爷他们做事十分谨慎,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遇到伪军能避则避;常言道山人自有妙计,若真躲不过去就虚应着伪军们,把准备好的既浓烈又提神喝了肚子极容易饥饿的单丛茶卖给伪军,那些伪军喝单丛茶的时候会边喝边不停地找食物填肚子,也就没有功夫注意我军在周边的游击活动;而把养胃提神解乏的俏乌龙茶藏在箩底下留给自家的红军战士们。

  我爷爷他们都是一群目不识丁的农家小年轻,为了广大农民老百姓的福利,都纷纷加入工农红军,古人语:时势造英雄,英雄不问出处;他们为红军战士们在粤闽赣苏区的战争提供了一部分的物质保障。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用宝贵热血青春换来了我们粤闽赣苏区的胜利;他们是千千万万工农红军的一小部分;当然并不是所有粤闽赣苏区人都跟我爷爷他们一样无私,但是大部分都是跟他们一样,从小就拥护共产主义无私积极地参无产阶级运动,这种自发的行为是天生的,是由粤闽赣龙脉的水土养育出一个个充满红色正能量的灵魂。在那些抗战的日子,我爷爷他们的红军茶队深受老百姓们的爱戴,也得到粤闽赣苏区党组织的高度评价:“最神秘隐蔽的红色特工队”,也尊称我爷爷为:“粤闽赣苏区茶叶运输队队长”。我爷爷他们不仅为革命的胜利添加了一股力量,同时也成就了俏乌龙茶叶,使其成为当之无愧的红军茶,为抗日战争和解放中国体现了它们自身的价值,如今红军茶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值得骄傲的国粹。

  为了与我奶奶林橄榄成家,1943年,我爷爷停止了为红军运送茶叶,结束了他红色特工的生涯。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我们镇委领导邀请我爷爷当镇公安局副队长,竟然被我爷爷推辞掉,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没上过学,不识字,担心误导群众,有损组织形象。就这样直到1989年他过世,他在家乡做点小买卖自力更生,没向党和政府讨要半点功劳。他这辈子为人低调正直,从不向人炫耀他年轻时为组织做过的所谓值得光荣的事情,唯一他感到骄傲且赞不绝口的是红军茶,晚年时他常对人炫耀:“我们伟大的党能领导我们新中国,也要多亏了俺们粤闽赣苏区的红军茶。”

  虽然我爷爷不是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的勇士,但他是一名当之无愧的优秀红军战士;也是那个时代众多无名英雄之一,充分利用自身已有的资源,为组织和老百姓造福;他是无私的,也是伟大的,不求个人名利,纯粹是为了粤闽赣苏区和全国所有困苦的老百姓能够翻身做主人而默默无闻地贡献他的青春年华。

  后来听我父亲说,在我爷爷离世闭眼前,他还念念不忘他那一帮一起运送茶叶的红军兄弟,嘴里还不停地用客家话叨念着:“红军茶何时才能走出国门?真想让世界所有人食下俺们中国的红军茶……”

  作者简介:龙贵圆,原名詹金宝,80后,签约作家,本科学历,红色文化特邀研究员,老红军詹德迎之孙、著名红色文化学者及毛体书法家詹亚军的入室弟子,擅长散文随笔,中国红军茶文化研究发起人。


相关热词搜索:祖父 红军 詹德迎

上一篇:人生最美在部队(好文)
下一篇:研习毛体书法 传承红色文化

分享到: 更多 收藏

Copyright(c) 2016 中国军警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75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