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警在线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军警文摘 > 正文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2017-06-23 04:55: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V

导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何挺被免去职务,市人大代表资格也同时被终止,他这是怎么了?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何挺被免职

第1眼-重庆广电消息,6月16日下午,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七次会议召开。会议决定免去何挺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职务。

经2017年6月16日市四届人大常委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查,何挺的市四届人大代表资格终止。

何挺简历:

何挺,男,汉族,1962年2月生,山东荣成人,研究生,法学博士,副总警监,1983年7月参加工作,1982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督察长(兼),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1979.08--1983.07 西南政法学院刑侦系刑事侦察专业学习,获法学学士学位

1983.07--1984.08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干部(其间:1984.01--1984.08 下派北京市公安局实习)

1984.08--1993.09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特大案件侦察协调处科员、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

1993.09--1996.01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反恐怖处处长

1996.01--1996.10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助理巡视员

1996.10--2002.04 公安部刑事侦察(查)局副局长

2002.04--2003.07 公安部反恐怖局局长兼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2003.07--2007.03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2007.03--2008.11 甘肃省省长助理、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甘肃省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2004.05--2008.05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专业学习,获法学博士学位)

2008.11--2009.03 青海省省长助理、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2009.03--2012.03 青海省副省长、党组成员,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青海省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2012.03--     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2012.07兼市公安局督察长,2012.09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市四次党代会代表,四届市委委员,市四届人大代表

深入报道

重庆重要人事变动,副市长、公安局长何挺被免

16日下午,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七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一批人事任免事项。

经表决,决定免去何挺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职务。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6月2日,重庆市政府官网“市政府领导”栏目曾更新,当时何挺简历被撤下。

媒体注意到,2012年3月23日,在重庆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上,何挺被任命为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

当时正逢“薄王案”案发不久,何挺的这次任职,备受关注。多家媒体报道了何挺此前的工作经历,都围绕两个关键词,“刑侦”与“反恐”。

何挺生于1962年2月,1979年至1983年就读于西南政法学院刑侦系刑事侦察专业。

毕业后至2012年3月到重庆任职前,这29年间,何挺的仕途履历涉及一个部门——公安部;两个省份,甘肃、青海。

在公安部,他工作了整24年,其中多数时间都是在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度过的,从一名普通干部做起,历任特大案件侦察协调处科员、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反恐怖处处长,助理巡视员,副局长等职。

2002年,公安部设立反恐怖局,专门负责研究、规划、指导、协调、推动全国的反恐怖工作。何挺出任反恐怖局局长,兼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其后,他又任刑事侦察局局长。

在公安部期间,何挺曾参与多起大要案的侦破,白云机场劫机案、千岛湖事件、2001年北京西客站劫持人质案件等。

2007年,何挺离开公安部,调任甘肃省省长助理、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厅长。

一年后,何挺又从甘肃来到了青海,任青海省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次年升任青海省副省长,成为省部级官员,时年47岁。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2012年3月从青海来到重庆任职,何挺曾表示,这次工作调动“确实感觉到压力很大”;“重庆的公安工作、公安队伍建设,由于前几年众所周知的原因,应该说一度处于非正常的状态”。

“政事儿”注意到,王立军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期间,曾主导了金盾二期工程、“平安重庆”信息化工程项目等近30个项目,这些项目投资数亿元甚至数百亿元。他还曾一次性撤并了100多个派出所;自己带队设计了融合40多项专利的交巡警平台,将1万多人分配到全市500个平台中,这一数量,一度接近在编警察总量的半壁江山。

因此,如何弥补王立军造成的恶劣影响,是当时重庆公安的重要任务。

“政事儿”发现,担任重庆市副市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之后,何挺很低调,很少接受采访,只是在2012年底,人民公安报、中国警察网的一次访谈中,他介绍了如何肃清薄王时期的恶劣影响。

他当时表示:从2012年3月到12月,9个月间恢复了部分派出所,建立了900多个警务室,优化了交巡警平台,并对前几年被处理的2000多名民警的申诉进行了复核。“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复核并妥善处理了1796起申诉,涉及近1800人。经过复核,78%的人撤销了原来的处分决定,13%的人维持了原来的决定,另外有9%的人变更了原来的决定。这些民警中,有的恢复了职务、补发了工资”。

可查询到的何挺的最近一次亮相,还是在今年3月24日,他以副市长身份,出席了2017年全市食品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王立军案再曝内幕:希拉里为何拒绝庇护?

王立军案已终结。然而美国媒体似乎仍然没有忘记这个案件,近日就有美国媒体首次将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和王立军庇护案联系到一起...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王立军案再曝内幕

2012年2月9日,一条爆炸式新闻震动中国:“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于2月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一天后离开。”王立军为何在进入领事馆滞留一天后离开?美国为何拒绝对其庇护?此前一直是个谜。随着王立军案件的深入调查,这个谜底终于向世人揭开。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曾在2013年这样回忆道:“王立军(去年2月6日)出现在美国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并告诉我们薄熙来的妻子谋杀了英国人(尼尔 伍德)。但他不符合美国给予(外国公民)政治庇护的任何一种类型。”希拉里补充道,“他有腐败和凶残的过往,他是薄熙来的刽子手。”

希拉里是在上周参加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年度颁奖典礼前这样表示的。这一奖项每年颁发给卓有成就的国际外交官,水晶奖牌也由英女王亲笔签名。在离开美国国务院的9个月中,希拉里已经获得了15个不同奖项,表彰她在奥巴马第一任期内为美国以及世界外交做出的贡献。

“薄王两人或许相处得不和睦,现在王立军想要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与此同时,(美国)领事馆也很快被其他(武装)警察所包围。他们不是薄熙来的下属,就是想要来讨好他的。”希拉里回忆称,“很快,这就演变成了一个危险的局面。”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王立军案再曝内幕

虽然希拉里并没有像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那样亲历了整起事件,但多方报道显示,作为国务卿,希拉里在第一时间知晓,并主导整个事件进展。“于是我们告诉王立军,他不能进驻领馆,美国也没有依据向他提供避难援助。”

希拉里说,王立军见状后反复强调,他想让北京方面知道真相,以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们说,这个我们可以安排。”她补充道,“这确是我们当时的原话。”事发一周后,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美国。

王立军案已宣判完毕,王立军本人早已在监狱服刑。然而美国媒体似乎仍然没有这个案件,近日,就有美国媒体首次将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和王立军庇护案联系到一起。

美国一家网站9月7日刊发政治圈知名记者戈茨的一篇文章称,原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主要助手、重庆副市长王立军2012年2月初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申请政治庇护。希拉里当时是国务卿,在她主导下,王立军被拒之门外,送回中国政府手中。

报道称,希拉里当时用私人邮件和助手以及其他国务院官员在电邮中讨论了王立军案,而这种讨论内容有可能被中方得到。从希拉里处理王立军案手法来看,她的政策就是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而不是积极收集美国需要得到的情报。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将王立军交予北京高官之手后,“美方同意了北京方面的要求,对这一事件保持缄默,心照不宣不对外公布相关内容和细节”。而中方对美方这一决定表示“感谢”。

美国情报和外交政策分析人士说,希拉里没给予王立军政治庇护,起码是临时庇护,这就浪费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没能得到中共高层结构之秘密。如美方掌握这些情报,就可以更好地应对中国在亚洲咄咄逼人的态势。

据报道,王立军曾告诉美国官员,他知道北京高层的内情。他带来了很多的党政文件,但他没让美国官员读到这些文件,也没有将文件留下。王立军说,如果他落到重庆方面手中,他可以用这些文件来保护自己。

戈茨表示,“希拉里承认,当时,王立军案到底有多大影响,她心里也没底。因此,她应中方要求为王案保密。”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希拉里做出了不给予王立军庇护的决定。

具有美国政府背景的《美国之音》网站指出,戈茨在华盛顿政治圈有不少人脉关系,经常能找到当事人并挖出独家新闻。不过,他对于希拉里指导王立军案的这篇报道,没有能找到当事官员或知道内情的官员发表看法或找到相关文件,证实或支持该报道提到的希拉里应负责的说法。

2012年5月,戈茨也发表报道谈王立军庇护案。他说“据熟悉情况的美国官员透露,围绕王立军问题,美国有关官员进行了密集讨论。结果,王立军在领馆停留30小时,领馆同国务院起码互通3次电报,讨论如何处理他的问题。”

美国官员说,王立军进入领馆后,同领馆三位官员见面。他提出了避难申请,结果引起美国政府官员内部激烈辩论。最后,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林肯出面拍板决定:驳回王立军庇护申请。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了解情况的美国官员说,当时布林肯的担心是:中国可能会因此而取消习近平对美国的访问。而习近平访美,东道主正是拜登。所以,最好能尽快把王立军打发走。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2012年2月访问了美国。

王立军贪生怕死 食物必须让秘书先试毒

王立军在重庆仅两年时间,就换了51任秘书,其中最长的四个月,最短的只有一天。他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任秘书,叫忻建威。忻也是王立军最信任的一任秘书,王立军是个贪生怕死之人,别人送来食品饮料,王立军不敢吃,忻建威总是品尝在先。不过忻最终也是难逃牢狱之灾。忻原本是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子汉,然而在专案组的折磨下,被折腾得死去活来,险些被整死,还好送医抢救及时,才保住性命……本文摘自第353期《大国小民》,作者许丹,文章系其《雾都山城手记》系列文章之五。

李庄在京参加“中国改革圆桌: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会议上,曝出一个雷人的内幕:王立军在重庆两年时间,换了51任秘书,最长的四个月,最短的一天。王立军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任秘书,叫忻建威。

相识在渝

未见忻建威之前,早已通过多次电话,他普通话说得很好,但仍带着浓浓的川音。初见时,我一怔,目测身高忻建威更像是一个北方汉子。他身材魁梧、英姿挺拔、动作敏捷、行走如风。

“你当过兵?”我问。

“没有。”

“没有?”

忻建威身上透露出来的军人气质,比行伍出身的还标准。难怪他是王立军身边任期最长的秘书。像这样的秘书,不说百里挑一,也是十里难寻。

家庭影响

忻建威出生在四川林业系统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父母双双参加了普威林业的开创建设。忻家是一个接受传统教育,重道德、重责任的家庭,父母把人生理想都熔铸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中,两个儿子,一个叫建威、一个叫建林,名字都是依普威林业建设而取,体现了这个家庭积极进取而又本分踏实的价值观。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忻建威从小生长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自幼受到了淳朴民风的熏陶。他待人简单热情,在他身上看不到大城市人身上那种讨巧迎合。

生活在边远地区的忻建威,早年受当地高等教育匮乏的制约,高中毕业后,读了技校就参加了工作。上个世纪80年代,国家照顾长期在少数民族艰苦地区工作的干部,内调了一批回城,忻建威一家返渝。

步步努力

回到大都市后,忻建威举目一望,满城皆文化,妻子出身在一个有浓郁文化背景的家庭,岳父岳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忻建威继承了父母踏实进取的传统,既不退却,也不服输。他伏案苦读,考取了西南政法学院法律专业,获得了本科文凭。

我与忻建威是异地同行,交谈多在警界话题上。忻建威从解放碑派出所干起,后调入重庆市机关任局办秘书科长,不久晋升副处。我知道这是一个核心部门的关键位置,与局内个个领导都要打交道。我所佩服的是忻并不是机关引进的硕博人才,也不是公安二代,他走到这个位置,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努力。

忻建威在基层派出所工作时,破案80余起,深受百姓欢迎,他在屡立战功的同时,还被评为爱民模范。他曾是重庆公安塑造的标兵,受到了公安部的表彰。在近二十年的从警生涯中,他数十次立功受奖,两次被评为省级先进个人,受到了重庆市委、市政府联合表彰。

他在市局机要工作已近十三年,受到了历任领导的信任,在王立军来渝之前,他从未受到过任何处分。寻踪忻建威从警的一步步脚印后,会看到一个踏实肯干、进取自律的优秀警员。

走近“英雄”

王立军入主重庆公安后,组织上把忻建威调到了王立军身边。忻告诉我,他当时特别高兴。他说:“咱们干警察的,谁不知道王立军?他可是全国公安系统的一个大英雄,我从心里佩服他。你说,许老师,你是不是以前也很佩服他?”我笑了。

王立军刚来时,两眼一抹黑,哪都不认识,当时王的妻子女儿还没到,王立军吃住基本都在市局。那段时间,忻也很少回家,每天晚上在市局办公楼陪着王立军。

当时王立军不管是工作上的事,还是生活上的事,一律托付忻建威去办。忻建威除了工作外,一日三餐、端茶倒水、提鞋系带,什么都做。

我说:“这是服务员做的事,你一个处级干部,做这些没有怨气?”

忻说:“没有,我当时真的愿意干这些,我是从心里仰慕这位大英雄。”

我叹了口气:“王立军疑心太重,识敌不识友,他真是有眼不识好歹。这么好的秘书上哪儿去找?”

从无怨言

王立军的办公室很大,有两百多平方米,设置有办公、会客区,还有厕所、咖啡厅、厨房,内带卧室。

我问忻:“晚上,王立军睡卧室,你睡哪儿啊?”

“睡对面的其他办公室里。”

“其他屋里也有卧室?”

“没有,我找几本书放地上,有地毯。”

“地毯?每天别人用脚踩,你睡地上,多脏啊。”

“呵呵,开始没想那么多,后来身上长了一堆红疙瘩,才知道,是有点脏。”

那段时间,忻建威很少回家,只要王立军在办公室住,他都睡在对面房间的地毯上,直到今天,提起这些,他仍然显得很平淡:“睡地上没什么,那是应该的。”

尽心尽力

忻建威是王立军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任秘书,也是王曾经非常信任的一位。王立军平时要喝多种茶,红茶、绿茶,还有泡着各种中草药的大补茶,忻建威照顾王时,王从来不多疑,接过就喝。别人送来食品饮料,王立军不敢吃,忻建威总是品尝在先。

我问:“你是不怕死呢,还是愿意为他去死?”

忻哈哈大笑:“根本不会有人害他,全是他自己乱想的,所以我才不怕。”

此心彼心

王立军一度很依赖忻建威,就连家里的事也都交给他去办。一次,家里来人,忻建威把人从机场接回来,却不知道送到哪儿去,王立军说自己忙,让忻安排。忻建威安排王立军的亲属住下,陪着吃饭,逛街观光,直到几天后把人送走,所有费用都是掏自忻的腰包。

我问:“为什么不开发票找局里报销?”

忻说:“因为是私事,我怕给王局找事,造成不好影响。”

有人告诉我,王立军在人前很夸赞忻建威,多次公开说过:忻建威是最值得信任的人,并盛赞忻建威“做将军就是彭德怀,当士兵就是黄继光。”

我问忻:“没人的时候,他就没有对你说过一句交心的话吗?”

忻说:“有啊,他跟我说‘忻建威,你我之间是直通车,我们之间没有秘密,心通心。’这话他不只说了一遍。”

忻建威说这番话时,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黯然下来。我亦低回不已,在这个世界上最琢磨不透的就是人心,难怪忻建威之后,再也没有人做得时间比他更长,想到这里,我忽然倍感神伤。

蒙在鼓里

接触过王立军的人说,王经常口爆脏话,我问忻,这是不是真的?他点头说:“是。”

“那你不生气吗?”

“第一次听见时,吓一跳,也很生气,后来认为那是他的毛病,人哪有没毛病的呢?”

认识忻建威后,他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忻建威是一个很正直诚实的人。为此,我的问话也就更加直截了当。

“能不能告诉我,你跟在他身边,他弄虚作假做的那些事,都告诉过你吗?”

忻摇摇头:“没有,他没有告诉过我,我只是经常看见他摆拍,别的事真的不知道。”

“秀山袭击地下兵工厂,那么大的事,你也不知道是假的吗?”

“不知道。那天,我一直跟王立军在一起,还有很多记者,我当时真不知道那些枪是王立军事先派人放在那里,忽悠记者的。对了,我那天还跟他一起拍了照。”

忻建威给我看了他的很多照片,除了王立军外,我记得还有他跟文强、武和平等很多警界领导的合影。

秀山袭击兵工厂,忻建威只看到了一堆被缴获的枪支,没有看到用于造枪的车间、机床、模型、工具,以及原材料。对此,忻建威还奇怪:“几把锈迹斑斑的老虎钳也能造枪?”

常言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想忻建威不经意表露出来的疑惑,也许会让王立军感到心惊肉跳。我相信忻建威并不知道王立军的底牌,但是,王立军对身边这位时间过长的秘书,陡增戒心。

伴君如虎

我问忻:“李庄说你被王立军在酒店大骂一顿,然后被拿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说:“就是你住的这家酒店,他包房两天,结果,超时,没有办理续住手续,房卡刷不进去了。”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啊,补办一下不就得了。”

“其实,那次手续也不是我办的,我跟他当天夜里回来,他进不去房间,张嘴就开骂。根本不让你解释。”

“骂什么?”

“很难听。”

听说过王立军爱爆粗口,我追问只是想再证实一下。忻建威跟我是第一次见面,他有些犹豫。我说:“没关系,我只想听听他的口头骂是什么内容,我也想知道这位神秘人物真实的另一面。”

忻告诉我,王当时骂的有“脑残”“你他妈的”“操你妈”等。

灾难临头

王立军发飙后,一脚踢开了忻建威,忻是血气方刚的一条汉子,也没有去求王。忻每天照常到局里上班,赶上什么工作,就跟大家一起做。令忻建威没有想到的是大祸已经悄悄地临头,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锥心刺骨,让他永生难忘。

2010年4月17日,4名自称是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的便衣男子,未出示任何证件,即宣布对忻建威实施“双指”。当即给他戴上黑头套。随后,他被押往重庆市大竹林的打黑基地“碧湖山庄”。

我这次来重庆询问过很多人,重庆这种秘密的“黑监狱”到底有多少?几方的人都说不知道,比较大的有铁山坪、碧湖山庄,小的基地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一座别墅、一套单元,甚至一间平房都可能成为关押人的场所。薄王主政期间,一个大活人早晨出去上班,晚上没回来,问谁,谁都说不清人在哪儿,这种失踪的残酷“游戏”,每天都在上演。

安乎危乎

我也承认重庆这段时间社会治安从表面上看是好一些,打黑声势浩大,敲山震虎吓野猫,一些小偷小混混,吓得都老实了不少。但是,这种治安下,隐藏着更大的危险,公民说一句话,发一个帖子,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下,就被抓走,有时候几天、十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家里得不到一点消息,亲人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设想一下,假如你遇到这样的事,你会觉得安全吗?

重庆很多人,包括我夫家的亲属都对我讲,重庆那两年治安好了许多,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都会设身处地体味一番,如果我身边的一个大活人忽地一下子就不见了,我会怎么样?体味过后,就会觉得后背发凉。

重庆治安风险是均摊在每一个无辜人头上的,一个连人都能随时“被失踪”的地方,能说这里的社会治安好吗?一个没有法治的地方,只能有表面的秩序,不可能有真正的安全。

9天9夜

忻建威被抓进打黑基地后,重庆还是那个重庆,治安还是那个治安。可是忻建威再也不是以前的忻建威了。他丧失了一切权利,像一只蚂蚁,即使被人用手搓死,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位从警近二十年,数十次立功获奖的优秀警员,前一天还是副处级干部,一级警督,第二天,就被人铐在了铁椅子上,而这一切却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手续。忻建威被铐在铁椅子上,一铐就是9天9夜,雨点般的拳打脚踢,打得他晕头转向。

我问:“你还记得是谁打你吗?”

“熊峰。”

“就是那个被人称为‘万州熊’的人?”

“就是他。”

“哦,我知道的很多案子,当事人都说他搞刑讯逼供,特别凶狠。如果时间够的话,我很想见见他,听听他怎么说。”

忻建威听说我要见熊峰,立即掏出手机说:“给你他的电话号码,你给他打电话。”

9天9夜,忻建威被铐在铁椅子上,已经记不得挨了多少次打。他告诉我,打得他每天脑袋都是蒙的,浑身都分不清楚到底是哪儿疼,上面吐血,底下屙血。两条腿肿得像大象腿一样粗,鞋都穿不进去。整天被铐在铁椅子上,屁股都坐烂了。

建威在叙述这段经历时,我的心情极为沉重,眼前出现了他当时的惨状,并联想到那时候,他的妻子女儿不知道要为他流多少眼泪,一人之不幸,一家之灾难。

权力疯狂

我问忻建威,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抓你?忻说:就是让我交代检举历届领导的问题。我不禁愤然,罪恶啊,仅仅是为了整别人的黑材料,竟把无罪之人抓来严刑拷打,21世纪的中国,你能用什么样的笔,记载今天这一章,用狼毫吗?

忻是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子汉,又是警界内部成员,就是这样的人,也被专案组折磨得死去活来,其间,一度昏死过去,被送进了医院抢救。

我不认识熊峰,也知道他绝对不会见我,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人能给他带个话,夜深人静的时候扪心问问自己,该忏悔时,忏悔吧。人生苦短,不要到最后,连忏悔的机会都错过了。

在被关押339天之后,专案组未能找到忻建威的犯罪事实,只得将其释放。组织是很难认错的,为了给专案组面子,既然“双指”了,就得有个说法,于是市局给忻建威一份《重庆市公安局关于给予忻建威行政撤职处分的决定》,对忻建威做出了连降3级的处分。对此,忻建威不服,一直申诉。

恢复自由后的忻建威,回到局里,四处打听,到底是谁在害我?所有的人给出了一致答案:王立军。忻建威不相信,他说:我对他那么好,他怎么可能害我?不可能,我不相信。同事拍着他的肩旁说:你的脑袋是不是被打傻了?你想想,你是他的秘书,除了他,谁敢动你?

昨夜今朝

2012年6月27日忻建威被平反,与他同时被平反的还有十多个人。市局隆重召开了“纠错”会议,多名厅级以上的干部出席,忻建威特意被组织安排在会上发言,他说:“在被黑打的日子里,我从被非法拘禁到莫名受处分,一年多虽然无数次申诉未果,但我从未失去信心。”

写完忻建威的故事后,十分压抑,我拿起手机给朋友发出一条短信:忻建威真够倒霉的。

重庆朋友回复:还有比他倒霉的,脑袋都没了。

2013.5.11于山城天来809

文强放狠话:想找黑道做掉王立军

谢才萍,外号“谢姐”,重庆市原司法局长文强弟弟文兵(也有媒体写作文斌)的老婆,是重庆目前已逮捕的19个涉黑团伙首犯中唯一的一位女性。在2008年6月王立军启动的打黑风暴中,谢才萍黑恶势力团伙终于被掀翻。谢才萍被抓让文强恼羞成怒。文强曾对其心腹恶狠狠地说:“他算老几?老子一定要招呼黑道和白道的人收拾他!”本文摘自《重庆打黑》,作者尹锋,中国铁道出版社出版。

文强专案组取得突破性进展后,另一组外围探员也不甘示弱,迅速打响对文强黑势力采取分割包围,各个歼灭的战斗。王立军作为整场战役的统帅,为即将打响的战役调兵遣将,重庆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成立200个专案组,参战干警由3,000人增加到了7,000人(相当于重庆总警力的23%)。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文强

文强倒台,推倒了重庆警界的多米诺骨牌!

在警方的强大攻势下,2009年9月4日,文强的亲信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在市委办公厅参加会议期间被市纪委的人当场带离会场予以双规,成为重庆打黑风暴中公安局落马的第二个厅级官员。

2008年6月,王立军来重庆接替文强出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之后,彭长健作为副局长,曾紧随王立军参加了屡次打黑行动,但是,在一张王立军和彭长健的合影中,却可以明显感觉出王立军对彭长健的不屑。彭长健自己似乎没有感觉到新来上司的异常态度。

4日当天,彭长健在局里举行的一个会议上,向全局干警部署了相关工作。这个会议未完,彭长健就赶往市委办公厅开会。

曾经流传着这样一则描绘抓获彭长健经过的故事:会议进行中,正在讲话的领导严厉要求干部要约束自己,触犯法律终将要受到惩罚,随后重重拍了桌子,说:“在座就有这样害群之马,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建议纪委的同志把他们找出来带走,不要让他们继续在这里玷污党的尊严”。

随后走进来8名工作人员,这时整个会议室极其安静,与会者大气都不敢出。进来的工作人员其中4名走到彭长健身边,彭站了起来,其中一名工作人员上来撕彭的警徽,彭抬手一拦,说:我自己来。工作人员的手缩了回去,就在这时,彭突然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向讲话者砸去,讲话者头一偏,茶杯飞过去碎在了墙上。

工作人员随即将彭反扣双手按在桌上,彭嘴已经被压得变了形,但仍不住的骂:“王立军你没来时天下太平,你来了鸡飞狗跳,有钱大家挣,你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王立军你等着,有种你就毙了我,你要毙不了我,我出来整死你全家!”。工作人员强行将彭拉出会议室,彭拼命挣扎,接连踢倒好几把椅子,挣扎中皮鞋掉落一只。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彭长健被拉出了会议室后,王立军随后跟出了会议室,对工作人员说,把他放开。工作人员一松手,彭就像饿虎一样扑了上来,王立军根本没有躲,待他靠近用脚一点彭的膝盖,彭倒退数步跌在地上。彭爬起身再次扑上来,王还是没有躲,抡圆了一掌拍在彭的天灵盖上,彭顿时没了电,此时王回身咔嚓一下掰下会议室门上的不锈钢把手,扔到彭身上,说:“起来,继续来!”。

彭已经站不起来了,工作人员见此,揪起彭的白色警衬的衣领,抓起他后背警裤的裤腰,把彭强行往走廊外拖走,此时彭长健开始哀声求饶,其所着制式警裤的胯部已经湿透,身上一股恶臭--大小便失禁了。

这个绘声绘色的故事里,事实不一定准确,但我相信当时彭长健的丑态应该大致不差。

彭长健原来是餐厅里的白案洗菜工,1980年进入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由普通民警一直干到渝中区公安分局局长、渝中区常委兼政法委书记。2001年在抓捕悍匪张君的过程中,时任渝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彭长健得到了文强的赏识,于2005年底被提拔升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2006年兼任政治部主任和党委委员。

在长期主政渝中区公安分局时,彭长健为文强那个号称重庆第一黑社会女老大的弟媳提供了诸多关照。

2000年开始,酷爱赌博的谢才萍利用自己特殊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在渝中区四处开设赌场,聚众赌博。

文强弟弟文斌利用其兄文强的影响,公开出面找原渝中区公安分局局长彭长健,要他关照老婆的“经营”活动,彭心领神会,亲自给下属各部门负责人打招呼,或以各种方式暗示,甚至公开表明哪些地方是文强的亲戚开的赌场,不要“生事”去查禁。

在文强、彭长健的庇护下,谢才萍硬是将内陆的重庆变身成了南海的澳门,她就是重庆版的何鸿燊。文强老婆周晓娅也眼红这份生意,开始入股赌场。周晓娅入股在谢才萍看来,无疑是暗示文强也看好赌场生意。谢开始变得更有恃无恐。

在文强支起的巨大保护伞的庇护下,谢才萍开赌场就更加肆无忌惮,进而逐步演变成为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

2005年11月29日晚,谢才萍伙同他人在渝中区长滨路观音洞开设赌场,被辖区公安分局出动200余名民警一举端掉,缴获一大批赌博工具,103名涉案人员被捉获,现场缴获赌资35万元。至此,这个开办5年之久的、非法敛财达3,000余万元的赌场寿终正寝。

这次战役,是辖区公安分局新任领导不畏文强的淫威,顶着压力进行的,这个时候正是彭长健被提拔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渝中区公安分局新旧领导交替之际,新领导对文强、彭长健和谢才萍的所作所为早已是深恶痛绝,所以在交接之后,毅然决心对于犯罪团伙实施抓捕。

但是在这场抓捕战役中,因为渝中区公安分局下属一个派出所所长的通风报信,谢才萍提前出逃了,差点使这次抓捕行动功亏一篑。

后来,公安分局新任领导敏锐地意识到:家有内鬼,消息已经泄露。为了麻痹警局内部的内鬼,新任领导悄悄布网,暗度陈仓,这些行动让已逃跑的谢才萍以为没有事了,又返回赌场。收到谢才萍又回到赌场的侦查消息,分局领导立刻安排警员突袭赌场,将谢才萍一举拿获。

谢才萍被抓让文强恼羞成怒。文强曾对其心腹恶狠狠地说:“他算老几?老子一定要招呼黑道和白道的人收拾他!”正在等待升迁的彭长健也破口大骂其下属:“老子现在是关键时期,不是让你通知‘谢姐’停几天吗?你们怎么搞的?!”谢才萍被抓后,文强立即给辖区公安分局两位领导打电话,要求他们对谢才萍按一般治安案件处罚,同时委托有关人员对谢才萍关押期间给予关照。辖区分局领导坚持原则,顶住了压力,坚决将谢才萍送上了法庭。2006年4月,谢才萍因涉嫌赌博罪被渝中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5个月。

彭长健管辖的渝中区是黑社会老大最为猖獗的一个区,陈明亮、马当等黑社会组织都在这一带活动,而这都离不开彭长健的暗中支持。其实,2009年初,彭长健如果有脑子的话就应该看到高层有动他的意思,他原本兼任的重庆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一职被撤销了。

文强、彭长健的落网,使政法内部的黑势力失去了保护伞,纷纷落网。同时,重庆市北碚区的副区长赵文锐、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的副检察长毛建平也被双规。

警方的行动继续向“深水区”推进,9月8日,重庆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总队长、重庆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陈洪刚因涉黑被双规,这是在重庆打黑风暴中落马的又一副厅级干部。

继彭长健之后,原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总队长、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总队长陈光明是文强推倒的第二张牌。

因为文强的老实配合,一些涉及陈光明的事件也暴露出来了,专案组第一次要求陈光明配合调查时,她承认了与文强的情人关系,随着文强的交代越来越深入,发现这个曾经的重庆警界之花,不过是个“情妇官员”而已,配合自己的情人也干了不少无耻勾当。

陈光明被调查让很多人扼腕叹息,看她一路走过来的路,本应该更有成就的她没想到栽在涉黑事件上。陈光明17岁开始参加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当了8年的赤脚医生。回重庆后,经过在四川公安管理学院学习两年,毕业后当了一名警察。

1996年,陈光明被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总队长,在成为总队长之前,她干了14年行政工作,文秘、统计、财务、行政事务,她都干得很好。8年的禁毒生涯,她破过许多大案。2004年,她荣膺“全国三八红旗手”,2009年2月又获得了第五届“中国十大女杰”的光荣称号。

当年接替王立军,现在突然被免,何挺怎么了?

陈光明

半老徐娘的陈光明,在年轻男人看来,已是年老色衰,但在文强眼里,可是个大美人,这可能是文强在陈光明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提前介入的原因,他见识过这个重庆美女年轻时候的姣好面容。

据警方内部消息,文强早在10年前就已经成功地将陈光明弄上了席梦思床,为了达到独享陈光明的目的,文强要求她不准结婚,陈光明成为文强的自留地,至今没有结婚。

重庆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总队长、重庆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陈洪刚是倒下的第三张多米诺骨牌,成为重庆打黑风暴中落马的又一副厅级干部。

2009年9月8日下午,正在陪同重庆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刘光磊慰问一线打黑除恶干警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显然令他很兴奋,他压低声音对电话那头连称:“好!好!有新收获!”

这个新收获就是:就在几分钟前,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局长陈洪刚因涉黑被“双规”,被办案人员带离办公室。

陈洪刚的落马,初步查明主要问题并不是出在交管局局长的位置上,而是此前他任职南岸区公安分局期间,涉嫌充当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

陈洪刚是重庆市荣昌县人,出生在永荣矿务局一个矿工家庭,早年参军,从部队转业后进入荣昌县公安局担任普通民警。1987年前后,他曾到泸州公安干部管理学院学习法律,取得大专文凭。由于工作勤勉,业务能力强,后被提拔为县刑警大队大队长,自此仕途亨通,先后任县公安局副局长、局长。

20世纪90年代末,陈洪刚被调往位于重庆主城区的南岸区就任该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后升任局长,并同时任南岸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而在这一时期,他和另一个人之间的人生交集,却埋下了祸根。这个人就是岳村--这次打黑风暴中已被掀翻的一名“黑老大”,他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

岳村,本是重庆警方一员干将,早年曾是重庆上清寺地段的一名联防员,后因“工作认真”正式进入公安系统。该人以勇猛著称,有一年因抓捕歹徒负伤,躺在病床上向相关领导表示“要为重庆的公安事业贡献终身”。不久,他被晋升为南岸区南滨路派出所所长。陈洪刚正是派出所所长岳村的上司。

从那时起,岳村逐步做大,成为南岸区黑老大,江湖人称“村哥”,“他脚一跺,南岸黑社会就会抖三抖”。一次,南岸区一黑道人物与岳村手下兄弟发生纠纷,一场火拼即将发生,但突然听到有人报出“岳村”名字,这位人物竟主动提出和解。

相关热词搜索:王立军 何挺

上一篇:林彪坠机现场,罕见彩照曝光,
下一篇:暖根—晓静

分享到: 更多 收藏

Copyright(c) 2016 中国军警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0175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