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警在线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军嫂警嫂
当前位置:首页 > 云南 > 军嫂警嫂 正文

从优秀军嫂到模范警嫂 一路上有你

2016-07-06 09:11:53 

任攀,浙江省高速交警总队台州支队三大队民警代志强妻子,38岁,患乳腺癌,现处于治疗康复期;双胞胎儿子代言、代语,现龄10岁,小学三年级;公公代国章,患高血压、糖尿病,今年3月突发脑梗塞,右手不能正常活动;婆婆蒲碧清,患高血压、美尼尔综合症、高度近视。

任攀从小品学兼优,1998年毕业于四川大学新闻系后进入攀枝花市晚报社工作,2005年与在部队服役的四川老乡代志强结婚后,放弃工作,随丈夫来到浙江台州。十余年来,她始终以一个女人特有的勤勉和坚韧,为丈夫的事业撑起了一片天空;她自己身患癌症时,依然以女人柔弱的双肩承担起侍奉体弱多病的公公婆婆、抚养一对双胞胎儿子的生活重担。她是一个好儿媳、好妻子、好母亲,在她的支持和鼓励下,丈夫代志强工作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认可,多次获得个人嘉奖,并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

她从川南大地走来,厚实的土地孕育了她朴素的情怀;

她在困境中拼搏前行,艰难岁月见证了她孝老爱亲的美德;

她在病魔面前从容淡定,用坚韧顽强谱写了一曲壮丽的人生凯歌……

她就是任攀,浙江省高速交警总队台州支队三大队民警代志强的妻子。


2014年3月生病前的最后一次出游,回到台州后检查发现乳腺癌。

军嫂,是奉献的开始

任攀的丈夫代志强曾经是海军某部的一名正营职军官,“军嫂”这个称号,对别人来说意味着骄傲和荣耀,但对任攀来说,却意味着牺牲,意味着付出,意味着独自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婚后,任攀放弃工作,追随丈夫来到了部队所在地浙江台州,一家人租住在面积不足40平米的一间小屋里,这一住,就是近10年。

当一对双胞胎儿子还在上幼儿园时,丈夫被抽调到宁波奉化大山深处的一个油库任职,这意味着她为家庭要付出更多。一次,任攀犯病卧在床上,晚上一个孩子也突发高烧,另一个却睡得正酣。强拖病体带孩子去医院,另一个放在家里显然不放心,两个都带上又力不从心。丈夫远在奉化的军营,身边没有其他亲人,一时间,任攀心乱如麻,一种悲凉的无助感油然而生。看着呼吸急促的孩子,冷静下来的任攀把电话打到了邻居的家里,在邻居的帮助下,总算渡过了难关。

2015年春节前,化疗已经结束,情况比较稳定,带全家出游的留影。

警嫂,是奉献的延续

代志强转业后,任攀结束了军属的风雨飘摇,本以为一家人终于可以稳定下来,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丈夫在转业时偏偏选择了警察的职业。在选岗前丈夫对她说:“媳妇,你说我当高速交警行不?”任攀听后先是一愣,然后慢慢说:“只要是你选择的,我都同意,军嫂是奉献的开始,警嫂是奉献的延续,我会永远支持你的。”

其实,任攀的心里深知,高速交警巡逻执勤,夜以继日,风里来雨里去,不仅辛苦,而且高危。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没白天,没黑夜,没周末,没节假;每当春节、国庆等长假期间,别人可以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欢聚、外出旅游的时候,却是高速交警最为忙碌的时刻,对家庭几乎无暇顾及。

回想起丈夫刚刚转业回家的时候,由于常年不见自己的爸爸,两个儿子居然都叫他叔叔,任攀不禁有些心酸;如今,在她的悉心照料下,一双儿子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学习成绩优秀,还课外学习萨克斯、书法、英语和奥数,每年都被学校评为人民好少年,任攀想想又是欣慰。

丈夫的公公婆婆身体都不太好,公公有高血压和糖尿病,婆婆眼睛高度近视,近乎失明,日常生活很多时候需要人照顾。由于代志强上班时间不规律,又是在离家较远的高速公路上,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任依然是任攀一个人在承担,而此时的任攀,本身就是一位病人。


2014年化疗期间的留影。

坚韧 浴火重生破浪前行

2013年年底,任攀无意间发现胸部有肿块,时时伴着疼痛。当时丈夫正在杭州参加3个月的培训,为了不让他担心,任攀没有告诉他。直到2014年3月底,感到疼痛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强烈时才去医院检查,病理显示是恶性肿瘤,这个结果如晴天霹雳。

一开始,任攀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可是,坚韧的她很快恢复了平静,从容地接受医生的安排——2次大手术,8次大化疗,5年的内分泌治疗。从此,她不停在上海和台州之间穿行,21天一次的化疗简直就是梦魇,呕吐、头晕、掉发、身体出现积液……化疗的种种副作用让人苦不堪言。碰上丈夫休息的时候,有他陪着去上海化疗,而当丈夫执勤时,任攀就独自一人去上海,在第2次化疗结束返回台州的动车上,一个人吐了几个小时,整个人虚脱至极。回到家里,婆婆问怎么不让代志强请假陪伴,任攀却说,我不愿意他请假,我需要他,单位更需要他。

在任攀第6次化疗的时候,身体一直不好的公公因为中风住进了医院。代志强当时刚好在单位上夜班,任攀拖着虚弱的身体为公公办理了住院手续,这一住院又是一个月。只要是丈夫上班期间,她都拖着病体在学校和医院间穿行。可是祸不单行,婆婆的视力越来越差,医院检查说面临失明危险,而且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对这个不幸的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任攀和丈夫不愿意就这样轻言放弃,经过多方努力,一家温州的医院终于同意给她的婆婆动手术。台州、上海、温州,有一段时间,任攀不得不在三地间往返。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公婆的身体有了好转,任攀也在去年11月结束了漫长的化疗。一路走来,多少艰辛,多少辛酸,多少苦楚,都深深埋藏在她的心里。如今,任攀继续用她博大的爱心,执著地书写着奉献警营、奉献公安事业的感人之歌。